健康频道疫中武 ,中的人生变形记

健康频道 2020-02-22124未知admin

  原标题:疫中武 ,中的人生变形记

  文 / 健康时报记者黄兰君 婷 郝倩玉

  2月21日,封城第30天。也是师陈冲开始做物资运输队里唯一女汉子的第26天;马拉松运动员王源宽做专职司机接送医护人员的第27天;厨师邓平做送餐员发出1000份工作餐的第24天;货车司机刘迎跑高速拉医疗物资后的第25天;14岁孩子的妈妈社区医生李婷不归家的第23天;退役消防员郭轩他们给医院送零食的第24天…….

  曾经的他们,是师、货车司机,健康频道厨师……在城里热闹闹努力奔日子。一场封城大疫,整个城市被按下暂停键,他们的人生也随这场突然的转变,上演了一场人生“变形记”。这场变形记中,变得是职业轨迹,不变的却是对生活的热爱、对城市的忠诚守护和对与大爱的坚守。

  这场变形记,主旋律是善与爱,奏响的是重启这座“英雄的城市”充满希望的铿锵角。

  师陈冲:“我一晚上运送了60方货”

  “有鞋破了,我们就去给她买鞋,还有人去帮买卫生巾。”陈冲是当地的一,1月22白天她还在照常营业,只不过要和顾客彼此戴着口罩,互量体温。“做指甲时聊天,我们还说明天会不会封城啊。”

  1月23日凌晨两点半,市发布了封城的通告。朋友圈都在发转接送医护人员的消息,但陈冲没有车不知道能干嘛。后来有人说很多医疗物资要运进,需要有人跟着。于是,她接了一趟跟车的任务,没回蔡甸老家过年。

  “我18岁就出来打工,做过服务员、商场营业员、员,我什么都能干。”陈冲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听说能帮医护人员,想都没想就开始跟着运送物资了。“和大家见面的时候发现只有我一个女孩子。”第一次运送,她一夜跑了160多公里,接回了60多方货。

  陈冲跟车运送医疗防护物资

  “到了放货地我就傻眼了,乌泱泱的车队、人群,有救护车、私家车还有担架……有几个医生穿着手术服就来取货了。”车门一开,人就涌上来了。

  “有不少协和医院的医生是我以前的顾客,她们看到我的朋友圈也都来求助,那时候防护服最紧俏,哪怕一件也是宝贝。她们拿到都好高兴!”陈冲原本还给自己留了一件防护服,想着护送东西的时候穿,但最后还是给了医生。

  就这样,陈冲一下干了三天三夜。“我是个夜猫子,但三天三夜不睡觉还是第一次。”陈冲说正是因为忙,她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睡觉了。“电话一个接一个,微信的红点(未读信息)越来越多”。

  “长时间不睡觉,头皮都是麻的。”陈冲有时也想把手机静音歇一会,可拿起手机就放不下。这种状态持续到初十左右,逐渐好了。

  “我们也接不到物资了,后来大家也就不再问我们要了。”陈冲歇了两天,手机又响了。“有忙不过来的医护人员问能不能帮他去买点东西。健康频道

  最近一次,陈冲买了20斤米、3斤排骨还有一些蔬菜水果送到老年病医院。“是东湖医院的一个,大概300多块钱的东西,她忙不过来。”陈冲说最让她的是,一定要送她两个一次性口罩。“那都是她的宝贝呀,她还非要送我两个,我就是去跑了个腿!”

  这样的求助又成为了常态。降温那几天,有医疗队没带够衣服,他们给买过衣服、裤子。社区封闭管理后,他们给84岁独居的老奶奶买过米送过菜。“还有人去买了辆购物车卫生巾去医院送。”每一次求助来了,他们都像运送防护物资一样想尽办法。

  马拉松运动员王源宽:“跑了一场特殊的马拉松”

  “开车出去能碰到的只有救护车了……”31岁的王源宽在“封城”后几乎每天都要出门,但再没遇到长江二桥上望不到头的车流了。他原来是央视体育亮跑联盟队长,一年跑12趟马拉松,却没想到最难跑的一趟在老家。

  “封城”了,医护人员怎么办?封城第一天,王源宽做起了“专职司机”,出门送医护人员上班。群里的朋友都给他发红包给他的车子加油,他用这笔钱买了一些口罩,发给一起拉活儿的志愿者。

  口罩还没来得及分,出行群里就有医护人员求助。“本来群里只发医生、出行的信息,后来也有人发防护设备的求助,而且越来越多。”王源宽手头自用的口罩、手套很快就赶不上求助了。

  最触动他的是一位协和医院的,“她在发热门诊忙了四五天被感染了,坐在车里一直哭。她不是害怕,她一直说对不起她的同事们,不能跟大家一起在一线。”王源宽说到这里声音也是哽咽的,但还是一直控制不让自己哭出声。“医院里能上的都上了,不是在发热门诊就是在重症监护室。”他不了他们。

  于是,当司机之外,他还当起了物资筹措人。他发动一起滑雪、跑马拉松的朋友募捐资金、寻找防护设备的渠道,又跟俱乐部的负责人商定以俱乐部的名义接受募捐。一夜之间,“我们一起战胜”公益组织成立,信息搜集组、物资组、采购组、财务组、工作整理组随即上线。

  “大家都很愿意帮,最初是滑雪、跑马拉松的朋友,后来多了很多朋友的朋友。”除了源源不断的善意,还有求助。五里墩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市卫生中心、市第三医院、市中心医院、黄陂区医院以及黄陂区八里村村委会的求助几乎是前后脚找上门。

  王源宽去医院送物资

  但物资来得却没那么容易。“最的是(封城后的)前7天,求助信息向羽毛一样飞过来,我特别无助。”

  “我们就把能找到的生产厂家信息做成表,挨个给厂家打电话,刚开始厂子都没开工,我们打了三天,没有任何有效信息。”最初几天,王源宽和他的伙伴们几乎没合过眼,“有钱买不到东西,最急人了。”“我们刚开始关注的是社区医院,没想到一些大的医院也找上门来。”王源宽说他找不到那么多物资,只能点对点救急。

  “大批的捐赠一般到医院得7天,我们就只能紧着给他们救救急。灵活多变,今天缺什么,迅速找货儿,三天内送到。”于是,他们兵分多,的朋友给寄,王源宽在周边找,然后朋友托朋友,同学找同学,从尼泊尔、韩国、日本、人肉背回N95、KF94等防护设备后,他负责送到医院。

  这时候,去医院也变成了一件的事儿。“我经常跑马拉松,即使感染了,也挺挺过去。”去医院送物资时,他总这么跟自己说。“我自己感染了我都不怕,医护人员感染了,这道防线就垮了。”他说,有一种力量是一直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给的,每次送出去一批物资,他心里头都松口气。

  “现在还剩些钱,已经买不到防护物资了,我们就买水果给医院送去,给他们加餐。”最终,他们筹措到的捐款和物资共计10余万,每一笔在群里都有清晰的公示。后来买不到防护物资了,但求助还是一直有,有的人入不了院也来找他想办法。

  最近,他又帮四户感染的独居老人住进了医院。

  厨师邓平:“10天,我送了多份饭”

  “再等我几分钟好吗?手头还有活儿。”邓平很忙,哪怕深夜找他,也能听到电话那头马上的车声。

  38岁的邓平以前是个厨师,在餐饮业干了18年,现在是一家餐饮品牌分店的店长。

  “我现在就给医院里送送饭,忙也帮不上。”但其实,邓平还是最早那批义务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司机之一。“有医生坐我车聊起来说吃饭不方便。”邓平一合计,自己可以给他们送饭呀。“当司机没有当厨子熟练,做做饭还是不错的。”

  “前两天,中心医院有医生跟我说医院的配餐不好吃,跟说了后大家也很支持,现在我们每天给他们科室20多人免费送餐。”做过厨师的邓平也懂搭配,他们每天要送出去1000份饭菜,都送到医院。为此,他们专门在饭菜里加钙粉,用来增强医护人员的抵抗力。“得让他们吃好,他们太辛苦了,不能让他们生病。” 1月26日,他们每天风雨无阻给周边的医院送饭,能从早6点忙到晚上10点。

  其实,邓平的生活也并不阔绰,家里两位老人还有两个不满10岁的孩子,都指着他挣钱,一家六口人挤在50~60平方米的子中。

  “医生们可好了,他们还跟我鞠躬,这份情我难忘,再难我也要。”邓平说最让他的还是医护人员,他得给大家一口热饭。

  1999年,邓平因煤气中毒被抢救了两天两夜。“我命都是医生给的。”如今说起这些,他都能轻描淡写,但他也有自己心里的坎。“最大的压力是不理解,甚至是歧视。”

  1月29日,他趁空跟朋友去仙桃拉物资,有人请他帮忙带一批药过去,他满口答应并去取药。“对方口罩、护目镜、防护服都备齐了,冲我喊让我离他远一点。”邓平现在说起来还有点激动,“听他打电话以为我们是在高价卖药,我们是想帮更多人,不是在这样特殊的时期来挣钱的。”

  “现在,我的朋友圈每天都有好多人关注和点赞,有时忙没顾上,还会有人私信问我今天为什么没发。”邓平说着说着就笑了。

  卡车司机刘迎:“有灾了,大家得有力出力呀。”

  “女儿跟我妈,爸爸最近天天出去,要挨。”来了,刘迎快5岁的女儿都知道不能出门,但隔天听说爸爸是去送医生了,又问“你是不是送医生去啦?医生去打病毒了,等病完了,我们就能出去玩是不是。”

  单亲爸爸刘迎是城里的卡车司机,自己有台半挂重卡车,平时自己拉活儿养家。因封城后,他拉活儿一线的医护人员。

  大年初二下午六点多,刘迎等四个人在仙桃东收费站一公里附近接到了他们的第一批物资,但等装完车后,已经凌晨12点半了。很多人可能对半挂重卡车的大小没有概念,刘迎解释说他们装了八个小时,其实只装了半车的物资。

  仙桃曾是中国最大的一次性口罩生产,有3000多家无纺布、口罩或防护服生产企业,离也不过108.6公里。凌晨两点多,刘迎的重卡载着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就到了北收费站。这里有7台私家车和2台120急救车等着他。“这批物资是定点捐赠的,我负责去拉回来,他们负责送到同济、协和医院。”

  “半车东西我和我兄弟分到了早上6点。”第一次做,刘迎他们都没经验,“好在8点多,这些物资都赶到了医院。”后来,刘迎和他的伙伴们分拣越来越熟练,也不再需要像第一次那样连续12小时彻夜运送物资了。大年初五和初六,接到建设方舱医院的消息后,刘迎又开着他的卡车跑去孝感忙起了转运病床的活儿。“都是帮忙,能多出一份力我就开心。”

  刘迎一行到达北准备卸载物资

  “我也害怕,我一个人带个孩子,还有两个老人,要是感染了得悔死我。”看得出,刘迎一直在纠结犹豫。“这是有灾了,可这不光是医生和的事儿呀,大家得有力出力呀。健康频道我闲不住的。”从前为生活奔波的那份勤快全被他用在了深夜跑高速取物资、马不停蹄送医护人员上了。

  “我现在回家都自己呆着,不让女儿到跟前来,我爸妈跟孩子呆一起,我就一个人窝着。”说着说着他又说到了家人,几度哽咽。11岁就离开了老家,再到28岁再回来,这个城市对他而言,有童年的记忆更有人到中年的压力。他的存款只够支撑到月底,如果三月还不能复工,贷都成问题了。但他又说:“二十多天来,我一天都没有停过,就是想通过我自己的一份力量,让别人能够感受到一丝温暖。他们不仅仅是医护,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奋战在前线的家人。远亲不如近邻,还需要我。”

  刘迎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下的接送医护上下班的景象

  社区医生李婷:“我们帮患者,大家也在帮我们”

  “宝贝,现在家里全靠你了,如果家里缺什么,你就悄悄观察,不要和外公外婆说,然后悄悄告诉妈妈,妈妈从外面买回去,一定不要让外公外婆出门,知道吗?”李婷隔着电话跟儿子嘱咐,孩子在镜头那边乖乖点头,她受不了赶紧挂了电话。

  李婷是五里墩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她从年三十就没敢再见父母。初二上班后,把儿子送到父母家,就没再回过家。

  作为市第五医院直属的社区医院,他们服务将近10万人口。特别是在1月26日,市要求社区服务中心展开分级分类诊疗筛查,所有发热病人先到社区医院就诊,她和同事们索性都住在了医院里。

  “接诊量从平时100不到猛增到170左右,有些外地同事回去过年没法及时回来,最难的是我们几乎没有防护设备,连生活用品都不够……”说起最初,李婷几度哽咽,“当时上门面访没没有隔离措施,只能普通医用口罩戴两层,穿一次性雨衣,里面穿手术衣,晚上回来用紫外线照射,第二天继续用。”

  “每天电线个,太难了……”不过,令李婷的是,医院里没有人往后退,“我们的保洁阿姨都按时上班。”

  54岁的鲁泉兰是卫生院的全科医生,一出诊就从早上8点做到下午5点。“防护设备不够,接诊的又是发热病人,只能一坐就是一天。”李婷觉得,她的同事们都给了她力量。“很难,但大家都在帮我们。”

  儿子的老师也打电话来,告诉李婷,学校针对父母是医务工作者的孩子特殊照顾,每位老师暂时认领一名学生,一天24小时,只要是孩子在学习上有任何问题,随时解决。“当时我就觉得,儿子有了老师帮助,我可以轻装上阵了。”李婷说。

  支持李婷的远不止此。

  1月27日晚上10点,卫生院接收到第一次防护设备,卡车停在院门口,李婷飞奔下楼,连口罩都忘了戴,原本还吞吞吐吐,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道声谢,对方却转身离开,留下了一句话:不用感谢,向您致敬。

  “就这八个字,我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大家都在支持着我们,我要下去。”李婷一直在说别人,她哽咽多次,把同事、志愿者、老师等说了个遍,但对于自己在这场中所做的,都是一句话带过,再追问,她再说一两句。其实,她作为社区医院办公室主任,她不仅要跟同事们一样做发热病人初筛、入户随访、到隔离点出门诊,她还要筹措物资,尽力她的医护人员。而且,她的老公也是一名医生,同样奋战在抗疫一线。

  退役消防员郭轩:“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压抑”

  “情人节那天,我去给医务人员送吃的,还专门去买了花,想着让来交接的人带回去给女同志,让她们高兴高兴嘛。”

  郭轩和他情人节送给医护工作者的花

  28岁的郭轩说话带着笑音儿,语气轻快,光听声音就能给人一种天塌下来他帮顶着的踏实感。后来才知道,他是一名退役消防员。

  “1月16我还发烧了,好在好得快没有被隔离。”这时候在发烧,是让人害怕的。但他依旧笑着说出来,而且刚恢复健康就出来帮忙。当被问到在抵抗力弱的时候出门不害怕吗?他回答也很干脆:“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话,这个还怎么运转。”

  “再说了,医生和不怕吗?可他们也要做事呀。事情是做完的,所有人都不做,只会越来越严重。”看得出来,他是行动派。身边的人也说,郭轩话不多,但闷不吭声就把活儿给干了。他和刘迎是搭档,从大年初二忙到现在,送货又送人,一天都没歇过。

  他好像对什么事情都很乐观,面对突如其来的也如此。发生之前,退伍的郭轩在一家物流工作。复工后,他又帮当起了“分发”零食的物流小哥,给医院送送小零食。

  “现在是难了点,但绝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压抑。小女孩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喜欢花喜欢零食。工作已经那么累了,让她们开心开心也好呀。”他在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笑,“晚上送他们回家,我们也会在车上聊些轻松的话题。人,不能总是紧绷着。”

  他是乐观的,笑着说最近经历的所有事儿,不自觉就让人很踏实很舒服。所以,一起干活的志愿者都喜欢找他。

  春雷阵阵的那晚,十点多突然下起了大雨。郭轩送完当天最后一位医生,脱了衣服准备洗澡,手机响了。“你在哪,能出来吗?我这几千箱苹果在外淋雨。”有志愿者跟他求助,“你能想办法找个地方放一下吗?这是明天要送去医院的物资。”二话没说,他又把洗衣穿上拿了车钥匙往外跑,仿佛又回到了退伍前出警情的时候。

  “那些苹果都是纸箱装的,我们去的时候很多纸箱都被打湿了。就打电线个人搬了一个多小时搬完了。”说到这些外人看起来慌乱的时刻,他还是笑,“第二天又帮这些志愿者把苹果给送到医院,也挺开心的,反正事情总归解决了嘛。”

  郭轩和他抢救的10752个苹果

  “可能因为原来做消防员的时候见过太多惨烈,所以现在遇到紧急地情况反倒平静了。”他说,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帮助别人,不能救死扶伤,能用自己的乐观去感染更多的人也很好。

  春天的樱花、夏天的小龙虾、秋天汉口江滩的芦苇,冬天的围着火炉烤腿,这些武都熟悉,但就是不熟悉这城的空荡。王源宽说,等结束了,他要回跑趟马拉松。“春天的可美了。”

原文标题:健康频道疫中武 ,中的人生变形记 网址:http://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jiankangpindao/2020/0222/134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活蹦乱跳新闻网 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