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卫材之乡口罩黑市:10天涨价3倍,有人交易额超百万元

科技频道 2020-02-29110未知admin

  救护车排着队停在卫材厂门口;市民跑遍药店询问“还有没有口罩”;国外的口罩被一空,医用口罩涨到6元一只……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有“卫材之乡”之称的河南省长垣市丁栾镇,也面临“一罩难求”的情况。

  发生后,一些商贩丁栾镇从厂商处倒卖口罩,衍生出一个马市场。在这里,口罩价格10天涨3倍,有人交易额超百万,甚至用pos机非法套现。

  针对这种情况,长垣市局党委、胡亚坤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2月20日,警方联合市场监督管理局突击清查,现场控制17人,查扣现金200余万,暂扣“三证一单”不全的医用口罩25万只。

  长垣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称,前,该局一周接到30多起“高价口罩”的投诉,行动后再未接到投诉。

  长垣丁栾镇双创园内,一男子将整箱的口罩摆放在马旁售卖,并摆放出样品。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马上的“倒卖”市场

  赵青离乡之前,打算再为家人买些口罩,给父母出门时用。年前,她从国外回到周口老家,带回200只医用口罩,但很快就使用殆尽。

  “再买就很难了。”赵青称,他跑遍了县城的所有的药店,门前都贴着“口罩售罄”。他在网购平台找到一家口罩店,却在前被商家告知,口罩被快递退回,无法送达。

  1月18日,通过朋友介绍,赵青联系到在朋友圈卖口罩的方敏,对方报价6元一只,称自己的口罩来自长垣市丁栾镇。

  这个离赵青家只有两百公里的小镇,早在2003年就被评为中国“卫材之乡”。丁栾镇是我国卫生材料的主要集散地之一,据权威部门调查统计,该镇卫材在全国市场占有额达50%,截至2017年全镇拥有规范化生产企业34家,经营销售企业350家。

  发生后,口罩成了稀缺品。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丁栾镇,纷纷赶来买货。

  2月2日,江苏的服装商刘枫受人委托,开着面包车到长垣拉已谈好的3万只医用口罩。因为封耽误了7个小时,他到地方的时候,3万只口罩已经被企业抢走了。“再跟口罩厂谈,就买不到了”。

  刘枫不知道,科技频道2月2日这天,长垣市的指挥部发布了“第1”令,要求长垣市各卫材企业生产的所有防护用品要收储、科技频道调配,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名义购买、防护用品。所有企业必须按照国家征购任务保质保量完成,决不允许私自销售、转送。

  丁栾镇河南省健琪医疗器械有限负责人田书增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描述称,每天都有外地的救护车停在厂门口等着买口罩,他做卫材10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

  拿不到口罩,刘枫只能在长垣挨个找厂家,两天跑了10多家,得到的答复都是“没货”。他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段物流收运口罩的视频,“这里口罩真多,可以看却不能买。”

  “一罩难求”下,刘枫了一个倒卖市场的兴起。

  他告诉记者,2月7开始,丁栾镇医疗器械回归双创园的马边上,陆续出现了卖口罩的“倒爷”。

  “厂家拿不到货,只能找‘倒爷’,买被转手一两次的高价口罩。”在长垣呆了10多天,刘枫几乎每天都要到这个马市场上逛一逛。

  2月17日下午5时许,新京报记者在回归双创园内看到,道两侧的私家车从园区入口一直排到百米外的物流站,马边,有人摆出整箱的口罩叫卖,人来人往宛如集市。

  长垣丁栾镇双创园内,一男子将整箱的口罩摆放在马旁售卖,并摆放出样品。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价格10天翻3倍 有人交易额超百万

  走访中,新京报记者发现,“倒爷”的拿货渠道各不相同,有人托关系从厂里直接拿货,有人将医院多余的货高价卖向市场。

  一位来自安徽的男子称,自己手上两万个医用外科口罩,6元一只,半小时内付现可给留货。

  他原本是个杂货商,看新闻说长垣日产口罩百万余只,就来长垣做口罩生意。他卖的口罩,“是从上家高价购得,一只加价两三毛钱” 。

  另一位自称当地某医疗器械销售的工作人员,以4.8元的价格出售外科口罩,不到10分钟,这批口罩就被买下,“这个价格算今天很低的了。”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长垣某卫材企业的出库单显示,2月10日,一次性医用口罩价格为1.3元,医用口罩仅0.6元。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称,之后由于原材料等原因,口罩价格有所上涨,但2月17日当天,外科口罩的出厂价也未超过2元一只。

  记者现场留意到,这些口罩都是资质齐全、正规厂家生产的正品口罩。

  短短10天,这个马市场上的医用外科口罩从单价3.5元涨到了6元,普通医用口罩从1.8元升至4.8元。

  “流到市场上的口罩根本不愁卖。” 刘枫称,遇到价格合适的口罩,你不拿,十几分钟后,别人就付完钱把货提走了。

  像刘枫一样,从外地赶到长垣却买不到口罩的人不在少数。不仅有各地医院的采购员,还有很多像刘枫一样的外行人。刘枫住的酒店有100个间,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住客大多是在长垣拿货卖口罩的。

  30岁出头的范超,大年初十从安徽省亳州市来到长垣倒卖口罩,10多天时间,他的交易额已超百万元。

  范超不懂口罩,甚至不知道医用外科口罩和普通医用口罩的区别。他主要通过微信朋友圈卖口罩,到了长垣后,一些外地的部门也联系到他,希望他帮忙在当地买一些口罩,“厂里的原价货拿不到,他们只能出高价买流向市场的口罩”。

  长垣丁栾镇双创园内有人专门提供“套现”服务,收取1%—2%不等的手续费。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Pos机交易套现 警方查扣25万只口罩

  交易时,“倒爷”一般会要求现金支付,以避免监管部门的查处。

  记者在这个马市场上看到,双创园旁停放着多辆挂着“换现”的车,甚至有人高喊,“换钱了!不用现金交易,小心我举报你们。”

  一位“倒爷”坦言,现在长垣的口罩由调配,不允许个人倒卖,现金交易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现场一名男子称,发现很多人有换钱的需求后,他和朋友凑了30万元现金,从河南新郑市到长垣做“套现”生意,每换1万元加收100到200元。

  针对此类情况,当地警方和市场监管部门陆续开展打击行动。

  新京报记者从长垣市局了解到,2月20日,该局出动300余名警力,联合市场监管管理局进行突击清查,现场控制17名违法套现人员,查扣车辆12辆,现金217万余元,暂扣“三证一单”手续不全的医用口罩、医用外科口罩25万只。

  长垣市局胡亚坤称,经过两次前期摸查,发现双创园旁存在pos机非法套现、哄抬物价等违法行为,且由于人员,对防控工作造成隐患,经过,该市场已被。

  长垣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根据现有的投诉情况来看,基本都是个人通过网络和微信朋友圈售卖哄抬物价。“最大的可能是,生产企业销售给需求单位(医院、企业以及部门等)的这一部分口罩流出,多次转手流入市场,形成了口罩价格增高。”

  介绍称,科技频道按照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新型感染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医用口罩经营者在购进成本基础上大幅提高价格对外销售,经市场监管部门仍不立即改正的,可认定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

  河南长垣市某酒店门口,市场监督管理局贴出的公告:采购人员不得私下交易,不得抬高物价等。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2月25日,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要求口罩等医用防护用品生产企业直接对需求单位直接输送,防止口罩流入市场后多次转手抬高价格,并要求物流,直接到生产厂家收发货,减少周转环节。

  称,此前的一周,该局曾接到“高价口罩”的举报34起。2月20日与警方的联合查处后,该局未再接到关于“高价口罩”的投诉。

  (文中赵青、刘枫、范超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编辑 李明 校对 李世辉

原文标题:科技频道卫材之乡口罩黑市:10天涨价3倍,有人交易额超百万元 网址:http://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kejipindao/2020/0229/529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活蹦乱跳新闻网 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