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优信停工待岗,旧疾复发还是暂时休克?

科技频道 2020-03-0479未知admin

  作者 黄青春

  题图 视觉中国

  短短三天,优信相继曝出高管离职、员工降薪(20%~40%)、停工待岗的消息,这家昔日“二手车电商第一股”正在加速失控坠落。

  坏消息接踵而至

  今天上午(3月1日),鞭牛士关于优信一则报道中称:优信二手车在给部分员工的致信中表示,需从3月1日起停工待岗。期间将按照各地政策支付最低生活保障,并负担员工的基本社保和住公积金。也有内部人士称,优信下调了员工的公积金。

  鞭牛士报道中截图

  事实上,如今优信1.67美元的股价(美东时间3月1日收盘)与IPO时9美元相比缩水近82%,早已了成本最低的二级市场方式,只能通过人员优化、薪资调整等节流方式或业务变卖维持运转。

  2月29日,新京报的报道也印证了这一点,优信集团宣布:因受影响对部分员工降薪,涉及一般员工与高管,最少减幅是在20%,而最高的减幅将近40%,该暂实行至今年 5 月 31 日。

  虎嗅此前文章《二手炮灰》过优信业务模式“埋雷”的原因:

  暂且不论优信重资产的丢失、贬值、损坏风险如何评估,首先,这部分资产如何存放都是个题,显然不可能集中存放,但分散全国各地又难以审计;其次,二手车的天然属性决定优信无法对二手车形成类似链家对二手源的“垄断”;最后,二手车这种重资产模式完全不具备互联网边际成本低,迅速扩张的特质,一开始就不该按照互联网估值方式看待优信。

  然而,底层员工“”减薪,优信二手车还:这是为了应对冲击,对一些岗位采取灵活用工方式,此次减薪是得到大多数员工的支持和理解。

  显然,优信的组织能力并不像自己说的那般上下一心,因为2月29日、3月1日多数新闻的信源均来自优信内部,而且在雷帝触网2月28日的报道中,优信CTO邱慧已经于年后发表内部信宣布离开。

  这是自去年开始优信第5位高管离职,此前CMO王鑫、COO彭惟廉、科技频道CSO井文兵和金融部总经理于景渊已陆续离开。

  旧疾复发还是暂时休克?

  自1月21日爆发开始,很多企业按下“暂停键”已有近一个月时间,二手车行业几乎处在瘫痪状态。

  一位从业者则对虎嗅道:“一方面,很多城市因为防控,科技频道车商不能开业,市场上缺车源;另一方面,买家即便有购车意愿,因为防控不敢也不愿意出门看车。整个行业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复苏乐观估计都要等到6月以后。”

  不可否认,这一次对诸多中小微企业是一次大考。

  有车商对虎嗅表示:“优信这种二手车电商平台高度依赖车商,绝大部分车商至今没有复工,优信平台失血情况可想而知,它再不自救可能会导致整体坏死。”

  二手车B2B拍卖业务起家的优信,一直在二手车领域摸索和尝试:2015年涉足金融,推出B2C品牌“优信二手车”,后延展到新车销售、汽车物流、售后服务等板块;2017年品牌升级并落地跨区域购车服务;2018年,重心转向市场空间巨大的2C交易,并于当年6月登陆纳斯达克。

  优信纳斯达克上市敲钟仪式现场合影

  此后,优信稍有风吹草动都会成为众矢之的,优信创始人戴琨大概不会想到,优美的攀爬曲线会这么快进入下行轨迹。

  一位投资人曾对虎嗅表示,“即使在上市后,优信面临的难现象也未得到很好的缓解,竞争对手凭借优势可以组建团队、加大营销比重,优信应战的话会加剧资金紧张,不应战又会导致份额被蚕食,两难。”

  公开资料显示,优信上市募集的4亿美元中,除了面对发行的2.25亿美金外,同时发行了1.75亿美元可转债。按照规则,优信股价如果不能在2019年6月27日达到9.72~9.855美元的可转股价格,这笔可转债需立即兑付。除此之外,优信还有6亿短期债务待偿。

  这背后的逻辑,此前虎嗅文章《二手炮灰》亦有提及:

  “上一轮资本寒冬过后(2012~2013年后)VC手头握着大量资金,急需一个优质标的。因此,当投资人们看见二手车这块巨大蛋糕被推出来,谁都想分一块。这让二手车平台的大战陷入彼此资本的盲目对冲:二手车电商平台负责在前方攻城略地, 背后资本则用不断加码的真金白银助其换取攀爬的份额。”

  根据2019年11月优信Q3财报推算,整年亏损超过11亿元。

  若将时间线往前拉长一些,形势更不乐观:2016~2018年优信营销费用分别占当年营业总收入的96.12%、112.80%、81.04%,营销费用几乎与亏损额持平,三年累积亏损56.79亿元。

  所以此后优信连续资金紧张、股价暴跌、人员收缩、业务变卖只不过在为高速扩容的组织管理补课,为铁血猛进的亏损买单,2020开年这次更像推倒了优信内部的多米诺骨牌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那些早该推倒重来的业务模式因为资本原因苟活,终究会被挤破泡沫。此前虎嗅采访市值风云创始人,他就表示出相似观点:

  “此次,现金流管理比较好的企业基本问题不大,甚至迎来了一个很大的机会。突发性事件一定意义上会倒逼创业者对企业管理、现金流、盈利模式做复盘思考,没活下来的,你就得回头想一下,到底是因为纯粹的历史偶然事件导致你没活下来,还是因为自身管理方式、业务模式或者是对这个经济的预期的预判发生了偏差。”

  优信的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2019年4月,戴琨提出全国购将成为二手车行业的“终局”。

  然而在资金匮乏的压力下,全国购随时可能面临胎死腹中的命运。于是优信先后出售金融业务、事故车拍卖业务、新车业务回血近10亿现金。

  一位优信离职员工透露,“优信B2B业务高光时刻诞生的新车业务‘车伯乐’后更名优信新车,并推出一成购业务。不到一年,该部门就开始裁员。2019年6月整个一成购新车业务被全部砍掉,30日之前完成了销售人员的遣散。”

  2019年7月12日,优信宣布剥离贷款便利相关业务至58金融旗下Golden Pacer,以换取1亿美元的现金和一定数量Golden Pacer股份。交易完成后,优信不再承担二手车贷款责任或信用风险。换言之,优信出售了此项金融业务。

  优信确实通过剥离业务、变卖资产暂时缓解了偿债压力,Q3财报显示,优信流动资产62.4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33.50亿元,其流动性良好。科技频道

  但是,优信Q3账面上6.2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随着Q4交易旺季投放及营销费用的增长、运维费用等,亏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结果,这或将进一步恶化优信所处的困境。

  2019年9月,燃财经曾采访优信全国购业务员工,发现其全国购业务发展并不顺利。“内部年中还在不断优化全国购的业务流程,目前全国购业务C端销售一大半来自加盟优信的小车商。”

  车源分散、跨区域运输难度大、资金要求高等客观因素,始终让二手车处在集中度低的常态下。二手车平台确实通过对车源的创新整合提升了二手交易的匹配效率,但是,不管哪种模式、哪个平台,都没有回答清楚商业最本质的——盈利问题。

  一位资深行业观察人士,“到目前为止,整个国内二手车行业还未成熟,还需要更多的炮灰。行业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家敢站出来说我真正盈利了,热钱一退继续活下去都成问题。”

  C to C 轻资产模式市场空间巨大、成长迅速但客单利差小、壁垒低;B to B/B to C重资产模式利润空间大却需要在搭建系统、赋能车商上持续投入。

  然而,越来越多区域车商不喜欢被平台;有资源背景的车商,逐渐形成精品车,注重营销和售后服务,需要的是一个更好更规范的平台。

  优信想要将全国物流网络建立起来,真正意义上打通“全国购”模式,在现金流、组织管理等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目前看异常严峻。

原文标题:科技频道优信停工待岗,旧疾复发还是暂时休克? 网址:http://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kejipindao/2020/0304/708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活蹦乱跳新闻网 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