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阿里、腾讯、头条、华为“四军混战”:这仗怎么打?

科技频道 2020-03-0887未知admin

  作者 姚心璐 编辑 罗丽娟

  赵贺然的团队还没有找到一款足够满意的在线办公软件。

  起初,他们使用办公协作作软件是来自海外的Slack,对于赵贺然所在的互联网创业团队来说,这款软件在操作界面、沟通协作几个方面,都可以满足当时的需求。然而,由于Slack的服务器在境外,网络不算稳定,随着团队扩大,另寻一款国内的办公应用迫在眉睫。

  钉钉和企业微信都曾成为赵贺然的选项,但两者都存在明显的缺点,“钉钉的管理方式太严格,不适合我们团队的风格,而企业微信协作功能比较差。”

  这时,飞书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款由字节跳动推出的办公软件,在新冠出现后,展开了铺天盖地的推广,并打出“中小企业三年”的旗以吸引用户。在朋友的推荐下,赵贺然和同事们开始试用飞书。“文档协作真的好用,”没过几天,赵贺然就被飞书“征服”了,主动向更多人推荐,他甚至觉得,飞书改变了他们的工作方式。

  但飞书仍不是完美的产品,稳定性差、外部联系能力差、音视频容易卡顿……赵贺然可以细数出诸多飞书的缺陷,也正因如此,他的团队尚未将工作完全转移至飞书,仍须同时使用多款在线办公软件。

  “脚踏多条船”的不止赵贺然团队,身为一家设计CEO的君承认,自己也为同时选用了多款在线办公软件。

  “很难说哪一款会最终成为市场赢家,或者能进化成完美产品。”君已将研究办公软件视为一种爱好。

  但在他看来,现阶段将的办公方式押注在某一款办公软件上的风险过大,多数人不得不同时使用多款软件。

  1

  飞书“狂追”

  在线办公软件火了,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由于新冠,无数以远程办公的方式复工,立时将在线办公软件推向风口。钉钉、企业微信、飞书、Zoom、Notion、Slack,各种熟悉或陌生的软件名称在各个工作群中一窝蜂地出现,需要开会和协作的人们在不同软件之间不断尝试和切换。

  钉钉或许是在线办公软件中受益最多的一款。2月5日,钉钉在苹果AppStore中超过微信,排行第一,随后霸榜7天之久。这也是苹果应用商店免费排行榜总榜首现办公应用产品位居第一。加之钉钉被多地教育局推荐用于在线上课,以行业龙头的身份,钉钉尽享了一波红利。

  与此同时,另一款办公软件“飞书”也在此时进入大众视野,其借助大力推广不断拉新。若以声量判断,飞书堪称在线办公市场的一批“”。

  “整个飞书团队都处于疯狂的赶工中,”一位接近飞书人士透露。飞书的用户们发现,在最近一个月中,飞书的功能也在快速增加,在期间新上线了健康打卡、在线办公室、免费电子合同等功能,“听说项目管理功能也在灰度测试,很快会上线,”一位用户表示。

  据另一位接近飞书人士透露,在字节跳动内部,飞书的重要性已经提升至战略级别。

  2月10日,字节跳动副总裁、飞书负责人谢欣宣布,为所有中小企业提供飞书为其3年的商业版权;两周之后,科技频道飞书再次调整费用政策,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不限规模,不限使用时长。

  这一政策无疑是诱人的。在此之前,飞书的收费标准分为三档,按使用人数收费,最便宜的一档是20元每人每月,该价位为使用提供200GB云存储空间,如想扩大存储、或使用OKR等增值功能,则需额外付费,以一家百人规模的企业为例,其一年为此支出至少数万元。此外,“商业版”和“旗舰版”的收费达到50元和200元每人每月。

  这正中君下怀,“企业微信和钉钉的基础版本都是免费的,之前飞书的收费不算低,作为一个新软件,也不知道是否好用,就要先付费,这会让人很犹豫;现在免费,有意向的可以先试试看,总要试用一段时间,才知道是否值得用。”

  免费政策推出后,君的设计很快成为了飞书的新用户。

  几乎所有与全天候科技交流过的飞书用户都表示,是在这次导致的远程办公期间才开始使用飞书。

  大多数新用户都对飞书给出了“好用”的评价。飞书的新拥趸、在一家内容创业团队工作的常薇认为,这是一个与钉钉和企业微信都不相同的办公软件,“飞书是以项目任务为核心,而钉钉和企业微信是以人为核心,”她解释说。

  飞书特殊的群聊模式是常薇欣赏的功能之一。

  她说,在以多人合作项目为核心的下,飞书的群聊更容易提高沟通效率。她举例,当有人发出通知时,飞书可以在通知后选择表情,无需在群聊中用“收到”;当内容被“引用”时,点选被引用文字,可直接跳转最初原始文字的消息列表页面,了解当时的对话上下文。

  当然,常薇、君等多个使用者纷纷表示,协作文档是飞书最吸引人的功能——甚至有一位大型互联网使用者透露,在近期的远程办公中,内部依旧使用自有OA系统和打卡工具,唯独在文档协作上,选用了飞书。

  “飞书文档像是石墨文档和微信的结合版,把文档和聊天放在同一个界面,”常薇解释说,“几个人一起修改文档时,直接在文档中做对话沟通、修改,可以省去电脑中保存多个文档版本的繁琐,避免单独打开对话应用时产生的沟通,还能够将整个沟通创作思保留在已完成的文档中。”

  最近一段时间,常薇习惯的工作模式是,与同事们在飞书上完成文档,再将飞书文档的链接放在微信上发给客户,“我们的客户没有使用飞书,但我们希望能让他们看到我们的逻辑和思。”

  2

  云办公“混战”

  2月29日晚上,常薇突然发现,她发给客户的飞书链接,在微信中显示“已停止访问该网页”。

  飞书在这一天晚上发出公告称,飞书相关域名全部被微信封禁,包括飞书用户个人名片、会议链接、文档链接等内容,均无法在微信内打开。

  这是继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应用后,字节跳动旗下产品链接再一次被微信了。

  有报道称,“接近微信内部人士”表示,微信封禁飞书的原因是“飞书通过微信拉取关系链”。对此,飞书反应激烈,3月2日下午,飞书表示,“关系链”说法为,10万元寻找上述“接近微信内部人士”,将依法对其进行。

  迄今为止,微信尚未给出回应。而至于此事,究竟是微信出于平台管理对“违规链接”进行清理,还是运用市场支配地位竞争对手,还存在争议,尚无。

  不过,许多人都在这次“封禁事件”中,嗅到了在线办公市场中愈演愈烈的火药味。

  曾经,这一赛道是钉钉和企业微信的天下,两者的恩怨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两虎相争”。

  许多了解互联网的人都对那段往事耳熟能详:当年,阿里欲进军腾讯擅长的社交领域,推出产品“来往”,不想出师不利,很快以惨败告终。来往产品负责人陈航不服输,他带领7个人重新开始,剑走偏锋,悄悄出钉钉,在2015年5月正式发布,一剑插入微信软肋——职场社交。

  在阿里的影响力和阿里铁军强大的地推能力下,钉钉进驻的企业数量迅速增加,仅仅一年,就覆盖超过100万家企业,超过了微信企业所接入的60多万家。彼时,钉钉性极强,2016年4月,钉钉在距离腾讯大厦最近的深圳地铁深大站投放,以“X信”工作生活混淆、钉钉只有工作为主题,挑衅意图尽显。

  腾讯不甘示弱,在这幅出现在口的同月,脱胎于“企业”的企业微信诞生,科技频道既提供与微信相似的聊天、多人群组,也加入了针对工作场景设置的已读回执、审批报表等功能。

  此后的三、四年,是企业微信对钉钉不断追赶、两者又在竞争中不断升级的过程。从最初的“职场社交”到流程审批、日程管理,再到在线文档,在持续迭代中,在线办公行业已经升级为集ERP系统、OA系统、云盘、在线文档为一体的水平。

  而钉钉与企业微信也始终稳居这一市场的前两名。在最新公布的数据中,钉钉用户突破2亿,科技频道企业组织数超过1000万;企业微信接入企业超过250万,活跃用户达到6000万人。

  然而此次的出现,也使更多对手趁势而起,行业格局或将被打破。

  面对对在线办公软件的需求暴增,除了阿里和腾讯紧急扩容服务器外,2月10日,飞书宣布,将为所有中小企业和抗疫组织,提供为期3年的商业版权。

  次日,百度宣布自用在线办公平台“百度Hi”对外,并免费为湖北等疫区企业提供服务支持。

  2月20日,华为社区公布了任正非的签发电邮,强调了对华为办公平台WeLink的重视,直接提出要利用华为混合性技术优势,用5G、云、AI和光,“将WeLink打造成中国最大的企业业务办公平台”。

  至此,在线办公将不再是钉钉与企业微信独有的战场。

  “数字经济是一个趋势,是势不可挡的。”钉钉高管曾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中,有远程办公准备的企业能够尽快复工降低损失,使更多企业提高了对团队“在线”的重视,即使结束,这一趋势也不会再行逆转——反之,对于在线办公行业,这也是一个堪称“质变”的分水岭。

  这也意味着,行业角逐一旦,将成为一场持久战。而今后,无论是钉钉、企业微信,还是飞书、WeLink等后来者,他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是,如何让企业选用自家软件,而非竞争对手。

  3

  后来者靠什么突围?

  “飞书出现得太晚,错过很多时机。”君叹了口气。

  这样的感慨源自于他向朋友推荐飞书时的失败经历。在使用飞书数天后,君同样被飞书的群聊、协作等能力打动,并向另一家设计的CEO推荐,但对方表示并无更换办公软件的意向。

  “他说这几年在钉钉上已经积累了很多客户、合作对象的联系方式,比起工作效率,这些关系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飞书来说,即使产品力受到了一些新用户的认可,但是相比用户数量已经达到千万、乃至亿级别的钉钉和企业微信,后发者飞书目前“保障字节跳动全球5万人协作”的用户体量,的确过于微小,以至于无法用于大多数的沟通场景。

  即使是君,其在现实工作中也让员工在对外沟通中继续使用着企业微信和微信,飞书仅用于内部沟通——在全天候科技的采访中,大多用户选择了类似的使用方式。但当微信对飞书“封禁”后,飞书的境地显得更为尴尬。

  这不仅是飞书遇到的问题。从“两虎相争”到“多国混战”,百度Hi、WeLink这些刚刚加入战局的后发者们,同样面临着如何与霸主相争、弯道超车的难题。

  “功能互相都看得见,产品力很难构成绝对的竞争力,比如文档协作,钉钉和企业微信现在没有飞书好用,但实际上对方更新几个版本,也就差不多了。”在仔细对比了飞书与在线办公软件的差异后,君得出这样的判断。

  “文档、聊天、OKR这些都不是飞书好用的关键点,其实飞书的文档和谷文档很像,很多工具也都有类似产品,如果将飞书的特色局限于某个功能好用,这种理解太浅显了。”在字节跳动内部工作的何军有不一样的看法。

  他解释说,在字节跳动内部,除非保密项目,员工可以看到大多数同事的OKR和相关文档,理解当下正在运作的项目,而非一个“封闭的螺丝钉”,“很大,不同团队沟通时,往往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允许先行阅读文档和ORK,便于提高彼此工作的理解,协作时能够更好地找到沟通方法。”

  在何军看来,这才是飞书的真正特色和优势:在合适的企业文化下,减少层级制的繁琐、提高运作透明度、提高工作效率。

  何军的观点并非个例。多位飞书用户表示,选择飞书是因为认可字节跳动的管理文化,“我们是一个初创团队,有很多年轻员工,飞书也在教我如何管理、教这些年轻人如何工作,”一位使用飞书的企业高管打趣道,“想想,如果飞书是一个管理混乱的做出来的,我们哪里敢用。”

  曾经,很多中小企业也同样提到,选择钉钉作为办公软件,是源于对阿里管理模式的肯定。

  在功能性、先发优势之外,这成为办公软件市场竞争的另一个关键点——钉钉、企业微信、飞书、WeLink等等,它们之间的竞争背后,是几家科技巨头企业文化与管理的竞争。

  这给予了飞书机会:字节跳动风头正劲,对其抱有欣赏态度的不胜枚举。但这也同样在着飞书发展,甚至何军自己也承认,难以想象飞书如何运用在一家等级分明、流程严苛的大型中。

  的确,飞书在市场上形成了一些“悖论”:这款拓展目标为中大企业的办公软件,目前的拥趸多为组织扁平化的创业、小团队、乃至个人,即使在飞书官网的用户展示中,也尚无大企业的身影。

  “飞书提高效率、降低沟通成本,这件事打动了很多员工,但是在企业中,员工的话语权很弱。”君意识到,相比之下,钉钉的管理思打动的是决策者、企业微信打动的是客户,都比员工更能影响一家企业对办公软件的选择。

  飞书的这一发展径与海外市场中的云视讯巨头Zoom有异曲同工之处。经纬创投曾提到,以To C的方式来看To B市场,Zoom了由员工影响企业IT采购的大趋势,这改变了以前自上而下的采购模式,同时免费策略在短时间内取得了成功。

  虽然此前Zoom在进入中国市场过程中了种种阻碍,但是根据中国经济网提到的一份研报显示,在2月3日当天顺利使用远程会议的平台,国外知名在线办公平台Zoom排名第一,占比28.5%。而第二至第五名依次是微信、钉钉、腾讯会议、企业微信。飞书以5.3%的占比仅排名第七。

  如此看来,飞书若要Zoom的径和成功,仍有一段要走。

  而为了走差异化径,任正非则强调WeLink要从企业办公场景、2B业务做起。他表示,互联网已经经营了十多年,C端市场几乎全覆盖了,华为不要和BAT正面竞争。“我们要面向中大企业和组织,这就是和BAT不同的地方,我们要杀出一条不同的来。”

  很多人都看到了在线办公软件市场玩家正在增多的现象,但用户们对未来市场的判断则各不相同。有人肯定着钉钉、企业微信的先发优势,也有人更看好飞书、WeLink后来居上,认为“新产品没有‘中年危机’,在产品力上更敢于创新”。

  和君一样,很多企业用户也在关心着这些产品的发展趋势,毕竟作为企业,没有人希望自己所使用的办公软件被淘汰或需要更换,这不仅影响工作效率,而且影响稳定性,“经常换来换去,员工还以为要倒了,”君开玩笑说。

  但君更希望,未来市场上能有一款更完善、也更稳定的在线办公软件,以结束目前大部分企业还需要“脚踏多只船”的状态。

  (文中赵贺然、常薇、君、何军为化名)

原文标题:科技频道阿里、腾讯、头条、华为“四军混战”:这仗怎么打? 网址:http://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kejipindao/2020/0308/979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活蹦乱跳新闻网 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