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惹不起(小说全文阅读)安小乔完整版

汽车频道 2020-05-23157未知admin

  老公惹不起是作者(如微)写的一本小说,老公惹不起在线阅读完整版主角安小乔结局如何:安小乔,21世纪新型女性,上得了厅堂,下了得厨。最重要的是,她是个远近闻名的,没错,!但非常不幸的是,她惹上了总裁大人凌邵天“出去!你给我出去!下一位!”“安医生,你这辈子的我全约了!”...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看着浴室镜子中赤果的自己,身上蔓延着琳琳洒洒的青紫色痕迹,羞耻得如专属物一般。

  她恨不得马上洗个热水澡,把身上某种的味道冲干净,可这是凌邵天的家,她不能久留。

  犹豫再三之后,她还是裹了一件浴袍在身上,这大半夜的,穿着浴袍出门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什么吧?

  她看着自己瘦削的身子套着明显是男款的睡袍,怎么看怎么别扭,不禁撅起了嘴,为难死了,怎么办?

  凌邵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杵在门口,把安小乔吓了一跳,脚底一打滑再次遭殃,撞在了洗手台上。

  “嘶!”她倒抽了一口冷气,撑着身体站稳,看向凌邵天的目光有些别扭,“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早就被我看光了,还挡什么?”凌邵天走过去,看着女人娇羞妩媚的眸子,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欣赏这张如醉了酒般微醺的脸蛋,不自禁的再次低头吻了上去。

  凌邵天伸手覆在她的下巴,稍微用力一下,便撬开了她的唇齿,舌尖尝到一股香甜。

  安小乔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却唯独害怕打雷,一听见声音,就主动的钻进了凌邵天的怀里寻求庇佑。

  柔软的丫头像是乖巧的猫咪一样,瞬间就“”的凌邵天停下动作,一把勾起她的下巴看着自己,嗤笑道:“怕打雷?”

  她的话还没说完,身体就又被腾空抱起,凌邵天大步朝床的方向走去,动作竟十分温柔的放下了她。

  电闪雷鸣之后接着暴雨轰然而至,凌邵辰的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衬衫扔到了床上,眉头紧蹙,“穿上!”

  衬衫正好扔在安小乔的手边,她一伸手就摸到了,很柔软的材质,好像比莫代尔棉还要软和,而且还带着一股清新的肥皂香味。

  她就喜欢干干净净的感觉,抓着衬衫不住埋头闻了一下那味道,可又觉得自己太,又赶忙松开。

  “哼!”凌邵天冷傲的瞪了她一眼,尊贵的紧,“只有我不想看的,没有我不许看的。”

  可是安小乔明显对面前的衣冠不太放心,最后还是磨磨蹭蹭的跑去洗手间换了衣服出来。

  凌邵天很高,比她高出足有20公分,她穿着衬衫虽然不至于当成裙子穿,但至少能遮住,比例完美的双腿露着,更显得香艳动人。

  对着镜子努力让自己恢复成正常的模样之后,回过头去,厚重的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全拉开,天已经微亮。

  她在这里待了一夜,这一夜就像是做梦一样,比赌博来的都快,一夜之间欠了一千万,一夜之间也不知道严希正在医院闹的事,发酵到什么地步了。

  她只记得昨天被凌邵天带来的上,迷糊的有看见同事朋友圈发的小视频,估计从今天开始,大家都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她了。

  窗台的瓢泼大雨如同灾难般席卷着周围,尽管每个间都装了上好的隔音棉,凌邵天却仍旧的听见了雨声。

  凌邵天脸色冰冷,他下午吩咐佣人给安小乔准备衣服,可回来的时候那女人竟然不见了。

  “啊?”他第一次带女人回来,祥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才想起他问的是安小乔,忙回道:“安小姐在楼下,打电话。”

  凌邵天拧眉,声音也愈加冷厉,没等祥叔开口,他便自己起身,腿上的酸麻一下下像筋扭到了一样。

  还没下楼,就听见了女人苦恼的声音,“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全医院的人都知道了,估计主任也正恼火呢。”

  那头,夏媛媛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又反手摁着眉心,抿唇道:“你别提了,我现在才真的是生无可恋。”

  她看着这座望不见头的,跟自己梦中的相差不大,可感觉却完全没有梦里那么兴奋。

  梦里的她是浪漫欢快的公主,而这里她估计就是一只被困的金丝雀不,应该是麻雀。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一下下打在落地窗上,伴随着的还有凌邵天的脚步声,不似之前那么有力,却仍带着。

  当那张冰山脸出现在头顶的时候,安小乔吓的扔了手机,身子一抖往沙发里缩了两下,亮晶晶的眼珠子里带着惊慌无措。

  她看着凌邵天的身子有些不稳,目光才注意到他的腿部,而且据她丰富的临床经验判断,凌邵天腿上有病。

  凌邵天没说话,祥叔却急着撇清,因为没几个人知道凌邵天的腿伤,更没人敢这样对着他说话。

  偏偏就是这样一说,安小乔更加确定凌邵天的腿有毛病,而且从祥叔的紧张程度来看,那还不是一般的毛病。

  看着凌邵天在沙发上坐下,手掌一直贴在腿根的,安小乔眉心皱了一下,脑袋里立马灵光现出一副人体图。

  昨晚他才这女人答应了自己的条件,现在她居然要跟自己谈条件了,长本事了?

  他现在腿疼的难受,要是这丫头说出什么过分的条件,他就找个机会好好这丫头。

  “你应该知道我是医生,而且擅长理疗,我治好你腿上的毛病,你放过我,那一千万自动抵消如何?”

  安小乔细想了一下,凌邵天这么有钱的人,腿伤一直没好,一定是因为没有找到更专业的人。

  但一千万对凌邵天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用治好他腿疾的条件一千万的欠款,他很有可能会答应吧!

  这可是凌邵天心中的痛,腿伤并不算什么,而是陵邵峰用枪打伤自己的,久久不能释怀。所以被人谈及腿伤时,凌邵天自然没有好脸色。

  那如同刀削一般的脸庞上弥漫着的气息,语气冰冷的,“你以为你是谁?竟敢跟我谈条件!”

  安小乔被吓了一个激灵,肩膀抖了下,心里想要反驳,又不敢,只好耷拉着眼皮坐在沙发上,大气不敢出一下。

  安小乔在数次与凌邵天的交锋中早已得出了一条经验,那就是乖一点才可能有糖吃,硬着来一定会被的很惨。

  “那你说,那一千万我是怎么也挣不到的,我这不是跟你商量,至于发那么大的火气吗?”

  她见凌邵天没有反应,撑着胆子继续低喏:“那我不是看你腿疼的厉害,想着只是风湿类的毛病,想要给你看一看。”

  听了这三个字,凌邵天脸上的慢慢消退,脸色好看了一点,嗓音阴沉淡漠,“只是风湿类的旧毛病?”

  他瞪了一眼安小乔,又坐回了沙发,双腿搭在脚凳上,冷着脸命令,“合约上有你给我是义务,所以你的条件我。”

  现实根本没有给她的空间,祥叔已经端来了需用的东西,还遣散了的佣人。

  安小乔看着那些顶尖专业的设备,口干的咽了下口水,无奈的移到凌邵天的身边。

  可是她徒手给凌邵天的话,会不会就要知道,给腿部会到一些,他会不会大发再次吃了自己?

  腿上的筋一根根的抽着疼,酸麻感推动着凌邵天的坏脾气,他真的不能如果下一秒还不能得到缓解的话,会做出什么要命的举动。

  安小乔犹豫再三,她本想让凌邵天躺在床上的,那样自己就可以站着为他,起码那样的姿势,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医生。

  安小乔自认为无法改变凌邵天,那么能够改变的只有自己,所以她非常自觉的走了过去,蹲下身。

  “哪那么多废”凌邵天刚想发火,可一想,这女人也是顶尖的推拿师,便配合着道:“不太疼,有点酸。”

  她细心摸索着腿部的,从小腿到大腿上,每经过一个,都会轻声询问,疼不疼,酸不酸。

  凌邵天一开始觉得这女人真啰嗦,可每次如实回答她的问话后,下一次按到的地方就会更加舒爽,这可是家族中最好的师都做不到的事情。

  凌邵天的大腿修长而,在空气中呈现出一种力量的美感,斜倚在沙发上的姿势好似优雅的。

  安小乔掌心暖暖的一寸寸来回,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也变小了许多,好像也在配合屋内的平静一般,气氛变得静谥而和谐。

  安小乔继续往腿根的地方按,忽然就摸到了硬硬的东西,跟的不太一样,像是常年不通造成的。

  位于大腿根部的阴廉被堵住的话,那么凌邵天极有可能是

  刚产生如此的想法,安小乔又将这份想法排除,因为凌邵天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明明很厉害。

  看似静谧的氛围中,安小乔的额头却布满了汗丝,心中暗自经历了一场,因为重新推演走时愈发的证明了自己的猜想,在接连几个勃,起的后,她决心用事明。

  轻柔的小手在不经意的触碰到凌邵天的双腿之间。

  人体的她了如指掌,刚才按了那么久能导致勃,起的,他不可能,难道他

  想着安小乔惊出一声冷汗,思绪游离连着手上的动作也杂乱无章起来。凌邵天也感到了她的异样,睁眼眸色沉冷的对上惊慌失措的安小乔。

  安小乔对上阴鸷的眸光吓的噤声,低下头想要蒙混过关。指尖再度来到那个硬块处,在周围按压着。

  凌邵天鹰隼的眸子陷入一片阴郁,这女人难道是发现了什么,手上的青筋暴起,整个脸也是僵硬的,如果不是因为有规律的呼吸起伏,那肃穆的神态简直如雕塑,正在勃怒中的雕塑。

  安小乔感受到了凌邵天的姿态,心中一片慌乱,手上的力度也跟着没了轻重。

  “啊!对不起。”安小乔满脸像受惊的兔子一下子跳开。

  凌邵天看着她一脸得知的表情,眸中隐的怒意,犹如火山喷发,咬牙问道:“你都知道了?”

  意识到的安小乔双手指尖泛白,像做错事的孩子般紧紧捏着衣角,眼神尽量平静的与他对视,她的确发现了,那个硬块是枪伤所致,堵塞了重要的穴道阴廉穴。

  而阴廉穴堵塞,便关闭了肾水的重要供给,并不会影响正常的生活,但久而久之功能障碍是必然的,除非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勃,起

  也就是说,充满男性气概的凌邵天,最深沉的病症是

  可是自己又有什么特殊的呢?他跟自己在一块的时候不是很厉害的么,的厉害,就像是禁欲了二十年的人一样。

  她的话让凌邵天渐渐松开了拳头,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可是眸光还是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想要看出点别的来。

  安小乔细心的着,在来回的走穴中,她更加确信了凌邵天不举的事实,但她并不知道为什么凌邵天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这么厉害。

  也一如凌邵天,从见到安小乔第一面起,他同样的无以复加,为什么自己在面对她的时候,才能一展雄风?

  祥叔看安小乔忙活了不少时间,缓解了少爷的疼痛,心中雀跃,连忙端了两杯水送到一边的茶几上。

  趁着祥叔送水的空档,安小乔侧脸小声的问道:“有没有适合我穿的衣服,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拿一套,我想要出去一趟。”

  听到安小乔说要走,祥叔蹙眉摇头:“安小姐要出去么,这个我可做不了主,但是我可以拿套衣服,至于能不能出去,你问问少爷吧!”他淡笑着,看了一眼假寐的凌邵天

  见她愁眉不展,看着沙发上的凌邵天,担心他被吵醒的模样,祥叔满脸温笑好心的提醒:“安小姐想要出去,讨好少爷就行,您的技术很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只有少爷同意了就可以。”

  讨魔,她自认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垂头丧气的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安小乔再次转头把希望寄托在了祥叔身上。

  安小乔心中希望破碎,满脸沮丧的来到凌邵天的身边,站在一旁小声的自言自语:“怎么才能出这座呢?”

  正歪着头的想着,黯哑的声音突然响起:“我觉得祥叔的就不错。”

  “呀,吓死我了,你醒了?”安小乔吓了一跳,拍着一脸惊讶的看着凌邵天。

  “是啊,我还有工作,总不能天天都在这里呆着吧,就算是24小时贴身伺候,我总要去医院招呼一声,然后回家一下是不是,不明不白的离开,不好”

  空气中再次弥漫一股榛子花的香味,凌邵天顿时,这该死的香味总是能的他不可自拔的想要!

  渐渐泛白的清晨,带着迷离的朦胧着整个,就好像这迷人的榛子花香给安小乔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如果说前几次是的话,那么这一次一定不是,安小乔在这里过了一夜,所以凌邵天完全可以肯定,她绝对没有喷香水。

  安小乔低眉顺眼的样子很是让他受用,这煞费苦心的契约签订真是没有白费功夫。

  女人蹲下身去,乖巧的帮他按着腿,凌邵天身子前倾低头问道:“你身上哪里来的香味?”

  安小乔一愣,偏头抬起胳膊,闻了闻,摇头回应:“天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凌邵天对这个味道,安小乔疑惑,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突然感觉到不对,眼皮子底下,男人的软塌陡然苏醒。

  凌邵天突然伸手将她提起来坐在自己的身边,翻身而上,安小乔反应过来的时候,感到脸上一阵粗重的鼻息。

  吻随之而来,火热的舌席卷她的气息,像是溺水的人本能的攀附,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承载这样的。

  “我,我今天能不能回去一趟?”一吻结束,安小乔双眼透着希望紧紧盯着他轻声问着。

  不举的人突然重振雄风,是因为刚才凌邵天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难道是跟这个有关么,从专业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医学问题,她必须弄清楚。

  思绪游离的时候耳边传来低喘:“让我高兴了,就答应。”凌邵天看着她的小模样,一副待宰的羔羊,嫩透的水唇光泽润滑,像是等着人去采撷。

  一阵冰凉,她连忙缩着身子哀求“去间,求你”尽管祥叔已经离开,可这里毕竟是客厅啊,她不能接受凌邵天这样的豪放。

  凌邵天对上她的水眸,竟然神奇的配合着她的话,双手托起她的腰身,把她抱起来一贯优雅的往楼上走去。

  即使是凌邵天自己,也非常诧异,为什么对安小乔如此的欲求不满,好像对她的身体永远都要不够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安小乔心中暗道。

  她从间里出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咽了口水这才坚定的踏着步子往楼下走去。

  安小乔从小出生在市井家庭中,自从父亲病逝后,就与母亲相依为命,后来母亲改嫁到有钱人的家庭,住进了豪华的,但凌邵天的并不能用豪华来形容,而是堪称童话世界。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空旷的场地,顶棚很高,画着名画,五彩斑斓。细看之后,这宴会厅里摆着的物件个个精致,一个熟悉的水晶花瓶落入她的视线。

  这个她认识,上一次在奢侈品的里见过,国际经典之作,绝迹孤品。

  安小乔仔细回想了一下,名品下面的标价,数了九根手指才停下,顿时的后退,连忙离开。

  对于这样的礼貌,安小乔也礼貌的回应:“祥叔,凌邵天已经答应我离开,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当然,安小姐这边请。”若不是凌邵天吩咐,他怎么会站在这里等着安小乔下来呢。

  跟着祥叔直接往大门走去,延绵的草地堪比高尔夫球场,另一边由水围城的一番风景,伴随一阵音乐之后竟然喷出花样的喷泉,跟着音乐的节奏舞动。

  可惜她不是那个公主,而这座的男主也不是传说中的王子,他们不过是一纸契约起来的两个不相干的人而已。

原文标题:老公惹不起(小说全文阅读)安小乔完整版 网址:http://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qichepindao/2020/0523/4068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活蹦乱跳新闻网 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