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我在朋友圈买口罩:催单被骂不要脸,交5万元到货

新闻频道 2020-02-26200未知admin

  微信朋友圈的几行字引起李伟浩注意:“厂家渠道,直供口罩,1万起订,不买勿扰,本人很忙。”如此高傲直率的营销文案让他兴奋至极。

  新冠爆发后,窝在家中的李伟浩想为做点贡献,可他既不懂医护知识也没能力前往。思来想去,新闻频道觉得捐些口罩最靠谱。

  但下手太晚了,各个网购平台早就严重缺货。天天刷着手机的李伟浩突然发现,朋友圈里有人卖口罩。他也怕被骗,就选择了相对熟悉的好友打听了下。

  这位好友就是“高傲文案”的发布者,在一家商场做销售。他告诉李伟浩,口罩每个5元,7天内到货,新闻频道新闻频道先付款,后下单,由山东日照一家企业直供。

  觉得是和认识的人打交道,李伟浩放心地给对方转款5万元。接下来几天,他的心情犹如过山车,每天都有一种新,最后也到货。

  让李伟浩惊讶的是,卖家还有多个上线,一层又一层的转手让人难辨。催单过程中他还了中间商的,对方反问:“要不要脸?”

  以下是李伟浩的:

  “我一分钱没挣,纯粹是帮忙”

  2月6日,我躺在家中刷手机。突然弹出的新闻显示,全国新冠病例已超过28000人,这让我非常焦虑。我更担心的是,那些奋斗在战“疫”一线的工作人员。

  看着全国到处捐款捐物,我也不想袖手旁观,于是想买些口罩捐出去,也算为出份力。父母非常支持,表示愿意资助些钱。

  可去哪买呢?我打开淘宝、京东、拼多多,发现平台中不是缺货,就是无法确定发货时间。了一天,什么进展都没有。

  无聊中,我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有人卖口罩,这些人的本职工作既有产中介,也有健身教练,还有保险从业者,现在都做起口罩生意,自称有国内大厂家和国外代购渠道,并配发了各种语言的手续和批文。

  有个名为张帅的销售员引起我注意,我多次找他买过别的商品,也知道其上班地点,感觉不会上当。2月7日,我私信了他。张帅说,他对接了浙江绍兴和山东日照的企业,考虑日照,因为产品质量好,名为日照三奇医疗卫生用品有限。

  上网搜索发现,该企业是工信部应急物资重点储备生产企业,在此次抗击期间,还被确定为全省防控物资生产重点调度企业,核心产品就是口罩。

  在名为“三奇医疗”的上,我注意到日照市长去调研过。可我仍有疑虑,毕竟各地都缺口罩,这到底是真的吗?张帅很快打消了我的顾虑。

  他发来了“三奇”的《营业执照》《医疗企业生产许可证》和《医疗器械注册证》复印件照片,分别加盖着红色圆章。

  他称自己受企业委托,“现在可供医用外科口罩,YY0469-2011。”我并不知道编的含义。张帅说:“就是可以直接进手术室的。”他给出的价格是“5元一个,1万只起订”。当我提出能否货源时,他反馈说,每天产能接近200万只左右,按顺序排单。

  可我只想买5000个,达不到订单要求,张帅我找人凑单。见我仍然犹豫,他说厂子有两万个现货,如果确定买,第二天就发出,3天收到。

  “哥,现在都是以秒计算,你不要马上就没。”张帅使出了饥饿营销手法。和父母商量后,我决定购买1万个。

  有个问题是,这个阶段买口罩需提供医院、相关部门采购或委托采购的。张帅跟我说完全不用在意,这个障碍他能解决。

  他还承诺,如果口罩在快递过程中被扣,或在约定时间收不到货,能全部退款。于是,当天下午,我往他个人支付宝账户转款5万元,并告知了地址。

  刚转完款,张帅话锋就变了。刚刚说三天到货,现在变成四天左右发货,7天内才能到我手中。我虽有些生气,但考虑到现状,也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随即,张帅发来一个转账成功的截屏,表示把5万元货款给厂家了,可收款方却是自然人韩某。“我一分钱没挣,纯粹是帮忙。”张帅说罢,我表达了感激,承诺收到货后给他单独发个红包。

  接下来,我们在家等着,并筹划该往哪里捐赠。

  “放心,今天百分之一千发走”

  等待发货时,朋友圈依然有人在卖口罩,除了“三奇”还有别的品牌。我大概统计了下,医用外科口罩价格在2.8元到15元之间,我庆幸自己没花高价。

  接下来的一件事,则让我心惊胆战。无意中,我在三奇另外一个“三奇邦妮”上发现一则声明称,自从1月23日接到国家工信部通知后,从未授权任何以任何名义进行类似销售活动。

  “除境内三奇和越南三奇各一家生产工厂外,国内及国家或地区未设分厂,也没有任何代理、代加工点。”声明强调,如果收到此类信息,请,并且收集对方信息,及时向举报。落款时间为2020年1月31日。

  奇怪的是,该声明上的圆形红章,与张帅提供的复印件红章不相同。我赶紧了于姓销售经理的电话,但除了占线就是无人接听,至今没打通过。

  担心财物两空的我马上询问张帅,他很平静地说:“这都是做样子,不必在意,耐心等货就可以,你这1万个是小单,货已经出了,就是还没发。”

  我提出可让山东的朋友到企业提货,被了。事已至此,只能选择相信。

  张帅承诺一周内收到货,在转款第四天毫无动静后,我开始催单。他劝我不要着急,说这个厂家要给供货,会稍微慢点。还表示会紧盯厂家,只要出快递单,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不放心,还是催促他。可能急了,他发来一堆催别人的截屏,从中可以看出,张帅并非直接对接厂家。得知这些,我基本确定自己上当了,让他退钱。

  2月12日上午11点,张帅说货出来了,正在消毒,下午三四点能发,可一直到五点,也没等到单;晚上,张帅表示:“已经排单了,明天一定发,放一万个心。”

  第二天上午,我还是到快递单;下午两点,张帅告知我:“顺丰三点过去取货,工作人员开始装车贴单子了,一会儿弄完给单。放心,今天百分之一千发走。”过了四点后,仍到单。

  张帅坚称对方已发,还让我用预留的手机登录顺丰查单。我刷了很久,也没看到发货信息。继续催促张帅后,他告诉我,发货人去拍摄单了。结果,也迟迟没发来。

  以当时情况来看,7天内肯定无法了。我的耐也到了极点。

  多次催单后,被对方反问“要不要脸”

  收不到货,我只好让张帅退款,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张帅也许意识到了法律风险,就向我托出了实情。他根本没对接厂家,那个收款账是朋友的,两人原本给采购,我只是被拉进来拼单了。

  这让我极其上火。所以,我催张帅,张帅催别人,他的上线人,最终指向的是一个名叫王某涛的辽宁大连人,1979年出生,自称“三奇送货人”。

  我单独加了其中一个中间商微信,或许因为我的催单信息过于密集,对方反问我,“要不要脸?”他称自己没违约,答应张帅是7天左右发货,并非7天之内。见我紧追不舍,他不再与我对话,直接将我拉黑。

  没办法,我只能继续找张帅,告知他将用法律手段解决。应该说,这个95后年轻地还算善良,给我致歉后将5万元转了回来。张帅说,是他和朋友先垫出来的。

  后来,张帅也从上线那里讨回了这笔钱。直到退款时,对方还说手里有货。气不过的张帅经过层层搜寻找到王某涛要补偿,对方不仅态度强硬,还将身份证发来,以证明自己不是骗子。

  最近几天,张帅似乎被此事打击到了,在朋友圈发布的一脸忧愁。他说,订购的口罩也还没发来。意外的是,我俩关系比之前更好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把钱讨要回来了。现在,朋友圈里卖口罩的信息依然未减,很多人经营的项目还加了医用帽、测温枪、护目镜。

  2月14日,我看到一则新闻《山东警方侦破跨省涉疫口罩案,涉案资金达316万元》,内容是有人冒充“日照三奇医疗”名义,实施了特大。

  大意为,有个女微商王某,谎称拿到了三奇1000万个口罩现货,信息通过微信层层传递后,多地人士上当,其中涉及不少医疗机构和单位。

  王某收了400多万元定金。直到湖南、云南等地购货商千里驾车到日照取货时,才发现上当,遂。让人惊讶的是,骗别人的王某也被骗了。她原本想拿这笔钱做生意,自己的微信好友周某说,能在越南购买750万个口罩。想着能继续赚钱,王某竟给周某转去316万元。

  周某是江苏省沭阳县人,餐馆老板。发现上当后王某开始要钱,周某则各种理由。最终,两人都被,目前,已被取保候审。日照警方称正通过多渠道完善取证和资金退还工作。

  听到这个新闻,张帅有些得意,说其实我们该庆幸。可他不明白,为什么能讨回那笔钱。这几天,我和数位中间商交流后,基本发现了口罩生意的套。

  第一种是纯骗,没什么可解释的;第二种是假货,目前很多人只认口罩,不在意了;第三种便是我们遇到的“等待发货”,对利益链上的人来说,此套最安全。

  按照他们的预想,先收取定金,等各地能买到平价口罩后,再低买高出。简言之,就用时间差谋取利润。如果不出事,这几乎是完美的“商业模式”。

  “假如出了问题,大不了退款。”一位中间商告诉我,“朋友圈的好处就是总能找到朋友,这层层关系套牢后,报案不是伤了和气吗?”

  (文中李伟浩、张帅为化名)

原文标题:新闻频道我在朋友圈买口罩:催单被骂不要脸,交5万元到货 网址:http://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xinwenpindao/2020/0226/377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活蹦乱跳新闻网 www.hungergamestopsit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